《解放日报》| 刘畅:区域城市化视阈下的都市转型

发布日期: 2021-04-27      浏览次数: 271  


《我的洛杉矶:从都市重组到区域城市化》

[美]爱德华·W·苏贾 著  强乃社 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

  

近半个世纪来,都市的发展正在经历重大变化,区域规模的扩大和城市空间的重组,让空间问题更加强烈地凸显出来,而空间研究也随之成为都市研究的一个重要支点。在这一领域,美国学者爱德华·苏贾的空间批判理论具有较大影响,而《我的洛杉矶:从都市重组到区域城市化》,正是其以洛杉矶的空间重组为原点,探究21世纪都市发展趋势的集大成之作。该书为“都市文化研究译丛”新一种,迄今该丛书已出版了18种著作,在当代都市文化研究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

 在这本书里,作者将1965年瓦茨区骚乱以来的洛杉矶作为研究对象,力图从40余年的城市历史中,探讨洛杉矶如何完成“从大都市转向区域城市化的划时代转变”。在苏贾的研究中,瓦茨区骚乱是一个极具表征意义的事件,不仅喻示洛杉矶陷入去工业化的泥沼,也拉开了都市重组的帷幕。危机引发的都市重组,使洛杉矶走向了一种新的经济格局和地理格局。福特主义式的流水线生产、大规模消费趋于解体,取而代之的则是更具灵活性、全球性、以信息为基础的新经济。面向新经济的需求,城市空间被拆分、重建,郊区的城市化与人口结构的改变带来地理空间、人口、经济活动等多重意义上的去中心化、再中心化,郊区规模扩大、人口密度增加,城市与郊区的分界线日益模糊,原有的“市中心”或“中心城市”概念被淡化,多中心的城市网络正在形成——洛杉矶逐渐转变为作者所宣称的“多核心的、网络化的、全球化的”区域城市。


苏贾把这个过程看作现代大都市的转型之路,并从工业重组、全球化、空间形式重组、社会秩序重组及社会控制方式等维度,具体阐述和反思了这种转型的实现路径。在谈到上述这些问题时,他充分汲取福柯、列斐伏尔、波德里亚、大卫·哈维、迈克·戴维斯等人的理论,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富于启发性的观点。

对洛杉矶区域城市化进程的讨论,指向了苏贾对现代都市发展路径的思考。世界的城市化,就是他提出的一个重要论断。在作者看来,当前存在的500多个元城市区域(大都市或城市圈)将随着全球化进程而被纳入同一个全球都市系统,聚集世界财富、革新潜力和绝大多数人口,并继续合并为更大的城市圈。伴随世界城市化而来的则是都市的全球化,城市间的差异将会显著缩小,许多城市的移民人数将超过本地居民,围绕身份、空间、政治权利等话题展开的争论也将更加突出,社会与空间的不平等仍将是一个严峻的问题。面对上述趋势,苏贾对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充满期待。他认为,全球新一轮城市化浪潮主要是由于中国在过去20多年里发生了一场历史上最迅速、最引人注目的城市化与工业化,而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城市化率将达到75%,这不仅意味着中国将会在国际分工中占据更为重要的位置,也意味着“在实际减少社会和空间不平等方面发挥带头作用的可能是中国”。


 郊区的城市化则是现代都市发展的另一重要趋势,或如他所说:“世界的城市化在大都市内部的尺度上,表达为郊区的持续城市化(和工业化)。”郊区城市化将会带来几个重要的变化:一是空间重组不仅让都市和郊区之间“失去界限”,也动摇了行政和政府系统的边界,造成行政监管结构与现状的脱节;二是内城人口和工作岗位的减少将迫使这些“老旧市中心”不得不通过营销、互联网品牌推广等手段寻求复兴;三是社会和空间的不平等将会加剧“沉迷于保安的都市主义”,使摄像头布满城市的每个角落;四是住宅生活私有化和封闭式社区建设将会持续发展,而养老社区则将成为其中增长最快的一类。对此,他不无悲观地认为都市生活将会变得更加复杂和更具危险性。


从洛杉矶的区域城市化,到世界城市化、郊区城市化等现象在全球范围内的展开,苏贾敏锐地意识到现代都市正在面临一场根本性的变革——他将其称为“大都市时代的终结”,并力图从空间视角解释和反思这种变化。显然,他对现代都市转型的研究,是以美国城市发展模式为基础的,由此所得出的论断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其中很多观点确实能够为我们提供借鉴和启示,尤其是他对多中心城市网络、城市集聚、空间正义等话题的探讨,在今天显得尤为重要。


                                                                     作者: 刘畅,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解放日报》2021年4月23日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