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与新城|吴俊范:从奉贤历史文化看海派文化“海洋”基因

发布日期: 2021-11-25      浏览次数: 10  

     青浦、松江、嘉定、奉贤、南汇五个新城有着丰富的自然、人文、历史遗产,我们应当深入挖掘历史留给五个新城的文化瑰宝,探寻上海城市的文化之根与文明之源,激活植根于这片历史悠久的大河三角洲,并且在近代以来跻身于全球城市化前沿的上海这座城市的文化精神和人文品格。作为学术研究者,我们要对海派文化的内涵进行全面的挖掘和阐述。

     传统的历史观对一个区域的研究主要是立足于内陆,对海洋因素在滨海区域史当中的重要性并不是十分重视。上海市政府在2007年就提出了十六字的上海海派文化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过去往往从两个方面来阐述上海文化的内涵,一方面是立足于江南文化,它具有深厚的江南文化基因,追寻源头的话就是古老的吴越文化;另一方面就是阐述它作为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的现代性,1843年上海开埠以后,上海处于中西文化交流桥头堡的位置,中西文明在这里交融碰撞,形成一种新的城市文化。而其内在的海洋性源流这方面,并没有充分挖掘和阐释。

     从地理环境的角度来看,上海是大河三角洲前沿的一块热土。长江三角洲这块陆地是由长江、钱塘江入海口与强大的海洋动力共同塑造的,它的陆域始终面向广阔的海洋,可以说它的文化血脉里边有着浓厚的海洋性基因。所以,今天我们讲上海文化,不要局限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即中心城区的范围内,要把眼光放开,更多关注上海城市的区域土壤,关注这块热土向海洋推进的整个历史地理过程。无论是上海中心城区,还是今天我们规划建设的五个新城,它的历史文化是在不断成长的滨海区域中孕育发展的。 

     今天以奉贤为例,对上海地区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做一个溯源。首先我要梳理一下历史上奉贤地区的海陆变化,其次聚焦奉贤地区的军事、经济、聚落等方面的历史文化遗存,发现上海从来不缺失悠久而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上海的家国历史十分激荡人心,而奉贤就处在上海区域的风头浪尖,它的历史地理进程非常具有典型性。 

一、奉贤地区的海陆变化 

首先是海岸线的变化。距今9000年时,全新世大暖期最大海侵线,到达太湖以西的天目山,从这条线向东,今天我们生活的大块陆地都在海洋里;距今6000年的时候,海岸线就往外推展到了太湖东边界,太湖塑造形成;距今5000年开始,出现了上海地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界限——冈身,事实上它就是距今5000年到3000年之间,因海岸线推进相对较慢,泥沙和贝壳反复在这里堆积,形成的一条比较宽的自然堤,它为早期人类的生存和繁衍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就相当于今天我们人工建造的海塘,高于地面2-3米,宽度也平均有4-5里。

冈身形成之后,一些古代人类聚落就在冈身以西的地方产生了,这些聚落的形成需要冈身提供阻挡咸潮的安全条件。我们今天熟悉的一些上海西部地区的古文化遗址,就分布这个地带,比如崧泽文化、广富林文化、马桥文化等,特别是马桥文化遗址就在冈身上,分布在今闵行地区。而奉贤就在靠近杭州湾的地方,距今4000年的柘林古文化遗址,在冈身的最南端,这个地方4000年前已经形成陆地了,今天就属于奉贤地区。 

                                                 图一  上海古海岸线示意图

从这幅图可以看到,柘林在冈身的东边界,也在冈身南端,在当时的江海交汇点上。早期奉贤的海岸线都是南北向的,但是到南宋时期的统一海塘里护塘修筑之后,奉贤的海岸线就开始变成东西向了,这是因为南汇嘴方向淤涨比较快,而奉贤海岸却时有坍塌缩进。以里护塘为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奉贤地区滨海大块的地方都是南宋以后形成的,实际上很大的一部分都塌到海里去了。图一中虚线部分原来属于今天奉贤的地方,但是全部陷入了海中。明代滩涂整体上外涨,但稳定的淤涨还要到清中期雍正大石塘修成后,石头筑就的海塘非常坚固,海潮冲不垮,加之南汇嘴快速外涨所形成的挑流作用,现在奉贤大片滨海地区在清中期以后得到大规模塑造。 

历代海塘的分布事实上也跟海岸线基本是重合的,就修在海岸线内侧。可以说南宋以后的海岸线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历代修筑的各条海塘就是证据。在海塘的周边有很多军事据点,比如设于明初的青村千户所、南桥巡检司、一系列烽火墩台等设施。另外周边还分布着古代奉贤相当重要的一种经济产业,就是国家经营的大盐场,主要是袁浦盐场和青村盐场。

如果以柘林为中心,它附近的海岸线变化历程如下:距今6000年,冈身西界——沙冈形成;距今4200年,冈身东界——竹冈形成,柘林位于竹冈(港)南端点,4000年前就有古人类居住,也就是今天的柘林古文化遗址;在秦代,柘林就有广阔的盐场,海岸线持续东移,陆地持续外涨;东晋以后,海岸线开始内缩,陆地局部向后坍陷;南宋时期,柘林部分岸段坍陷入海,后来政府修成里护塘,岸坍得到了控制;元明时期,柘林海岸线历有坍毁,捍海塘历次重筑;到了明嘉靖时,海岸线内坍达到顶点,在柘林滩涂形成了巨大缺口,但是柘林地区并没有完全沉海;清雍正十三年,华亭大石塘修成了,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海岸内坍得以制止,从此以后,柘林海岸线反坍为涨,陆地向东南续有淤涨,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局面,淤涨出来的面积相当之大。 

4000年的历史长河中,海岸线变迁频繁,但柘林始终处在南北向海潮流的交汇点上,这块陆地上的人类活动史和经济文化史是悠久和连续的。所以,柘林地区的历史可以影射长三角前缘海洋性历史文化的许多方面。其文化层累的丰富性和坚韧性,非常典型地反映了海洋地区勇立潮头、生生不息的人文精神。这里丰富深沉的文化遗存尚待考古学、地质学、历史学等多学科的研究和深入发掘。 

二、奉贤地区的古文化遗存:以柘林为例 

柘林地区可以说是上海地区4000年文明之源,处在江浙沪陆海之冲;它在古代一直是富饶的渔盐之区,繁忙的航海之港。因为离海近,出海非常方便,曾经是长期的渔港和军港,当然它的代表性产业是盐业;它也是4000年历史的人类聚落,长江三角洲东端最古老的陆地,在这里,人类文明之光源远流长。 

柘林有2000年的古盐场。春秋时期柘林就是盛产海盐的地方;北宋元丰年间政府设立了袁部盐场(后来名袁浦盐场),就在柘林村设立盐业的管理机构;明清是袁浦、青村两大盐场繁荣时期,到了近现代时期则是奉贤盐场独领风骚。但由于长江南支水道向陆地方向偏移引起的海水变淡,柘林的盐业生产条件事实上退化了,海水的盐度达不到,所以青村盐场在民国时期就衰落了,但是柘林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还是一直在产盐的。如今因为技术条件的升级进步,不需要那么多的地方进行盐业生产,这里也不再设盐场,这是一个新时代的特征。    

图二 宋《绍熙云间志》记载的柘湖与柘林

      柘林还有着千年的古市镇。根据史料记载,唐末咸通六年这里就有市镇的设置,就叫柘林市。宋《绍熙云间志》里记载了柘林和柘湖,描写了柘林周围的景观样貌。

图三  建于清中期雍正年间的太平古桥

作为一个古镇,柘林留下了不少文物古迹。图三是一座清中期雍正年间建造的太平桥。这段大条石和石柱是当时的原物,已被作为历史遗产保护起来,旁边又修了一个新的水泥桥,供人们通行。 

另外,柘林还有一个标签:500年的海防古城。明嘉靖三十六年,倭寇频繁侵犯骚扰,政府在柘林设置了左右营千户所,修筑了柘林城墙。柘林作为一个海防重地,曾经多次经历战争,太平军和英法联军曾经在这里激战,这场战斗之后,柘林古城被放火烧毁。1937年侵华日军在这里登陆,占据过柘林城,柘林城的一些城砖被拆除建造碉堡。

图四  奉贤华亭海塘遗址

       另外,柘林地区还遗留有海上长城——华亭捍海塘。古代奉贤曾经有过唐代开元捍海塘、五代下沙捍海塘、宋代里护塘、明成化捍海塘、清雍正捍海塘等,这里是建筑海塘保家护民的重点地区。今天保存最完整的就是清雍正捍海塘,留有4000多米的遗迹,蔚为壮观。奉贤兴建了海塘公园,一些石料原物,还有它的施工技术等,在海塘公园里有所展示。 

总之奉贤有很深厚的历史文化,有待于我们去进一步解读。最后根据我前面讲的海派文化的海洋维度,我对海派文化有一个概括:海纳百川,勇立潮头,开拓进取,生生不息,这是奉贤文化,也可以说是上海地区文化血脉里的应有之义和内在的精神。 

                         来源:澎湃新闻2021年11月25日,本文系作者11月13日在“魔都与新城”系列讲座第五场“奉贤—从贤者之地到江南水乡” 活动上的主旨演讲。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