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研究员参加《江南制造局译书全编》首发座谈会

发布日期: 2021-11-25      浏览次数: 10  

      1868年在上海成立的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是近代中国第一个由政府创办的翻译西书机构,也是中国近代译书最多、影响最大的翻译机构。1118日,由上海图书馆、“徐家汇藏书楼珍惜文献整理与研究”项目组整理,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江南制造局译书全编》影印本在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学术报告厅首发,成为江南制造局翻译馆译书迄今能见最完整的结集影印,与会者称其为“上海乃至全国中西文化交流的标志”。

全编”收书176种,按学科分为政史、商学、教育、兵制兵学、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地学、测绘、矿冶、机械工程、工艺制造、船政、农学、医学16类,共40册。书前有整理者长篇研究论文,介绍图书的学术价值和出版背景,每种书前都有提要,介绍该种书的著译者、版本、内容、特色。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研究所副所长黄显功详细介绍了该套丛书,“江南制造局译书”整理出版发端于2008年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创办140年之际,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于2018年立项。项目以上海图书馆馆藏为主,在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上海档案馆的帮助下,将176种译本汇于一编。他透露,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所出的译书与地图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品种——《西国近事汇编》,相当于今天的“报刊文摘”,对当时中国官员认识世界、了解国际形势,意义重大。相关专家学者已着手开始整理《西国近事汇编》,争取明年推出,为读者提供江南制造局翻译馆主要出版物相对完整的面貌。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副校长陈恒认为,江南制造局的编译出版工作,促进了中西文化的对话与交流;这些翻译出版工作的成果,历经百年,成为仍可触摸的历史遗产,“看江南制造局翻译馆的译文书目,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国人对域外文化的渴求。反观今天,好多人说‘内卷’,学术‘内卷’,人才培养‘内卷’,如果真这样下去,最终结果就是两个。一是文化民族主义,二是贬低域外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套书的出版意义非常重大”。

中心多位研究参加了座谈会,并发表了自己对江南制造局翻译馆以及《江南制造局译书全编》的看法。

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苏智良指出:“翻译馆实际上继承了徐光启的事业,并且发扬光大。这套书几乎包罗万象,对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和海派文化研究来说,是一个典型案例,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次,而上海在那个时候就成为了海派文化的中心”,并建议未来学术界应合作推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的相关研究,“他的意义远远超过上海,甚至超过中国”。苏智良主任在座谈会上举例说明,“明治维新之前日本缺少翻译,走的一个捷径就是到上海大量收购翻译馆的译作。1991年,我在东京大学做研究,有一次我和日本学者感慨,这批书,坦率地说当时没有先在中国引起波澜壮阔的反响,恰恰在东瀛,在日本,推动了国家的近代化。譬如宪法问题,更重要的是制造与思想,推动了日本的明治维新。一直到今天,日本的国会图书馆还存有大量当年翻译馆的译作。”也因此,他强调在文化交流层面,学界的江南制造局译书项目也可以和日本方面进行合作。

中心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历史系主任徐茂明认为,该书的翻译出版不仅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学术价值,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个工作继承了徐光启,江南的文化事业发展起源很早,并不是1840年之后,而是在更早的明末清初。“江南地区的发展,离不开中外开放性的文化交流。这些原汁原味的影印本带领我们回到历史现场”。中心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吴俊范认为江南制造局翻译馆所翻译的书籍对当时的社会思想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今天我们应该从学意义术的高度上、从时代意义的高度上去重新认识。中心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蒋杰分别从中国近代史的角度、现实的角度、知识传播史的角度三方面进行了发言,认为此书的出版只是一个起点,我们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任重道远,要继续坚持下去。

                                               (综合澎湃新闻、上观、文汇等报道)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