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有土斯有城:当代都市的空间、记忆与管理

发布日期: 2019-08-25      浏览次数: 10  

201983日,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办了“有土斯有城:当代都市的空间、记忆与管理” 主题会议。来自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及企业的30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并参加研讨。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教授在致辞中指出,回溯上海无论是自开埠以来170余年的历史,还是建国来70年的历史,上海的城市空间美感与历史建筑遗产始终位居全国前列。然而当代城市空间建筑上却缺乏统一的高尚审美标准,造成各种参差场景一再出现,一味求全求高求大,这些现象对上海这座城市有怎样的影响,值得我们深思。文化遗产是城市文化特别应该珍视的财富,上海是中西文化交流特别重要的城市,我们今天如何发展、如何保护、如何尊重城市城区的肌理和文脉,是我们研究者的责任和任务。

    都市空间的迭代开发与利用

         徐汇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陈澄泉在会上作了题为 《名人故居的活化利用》的演讲,指出名人故居向社会开放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徐汇区五十多所优秀历史建筑、十余个名人旧居的规划建设情况可以划分五种类型,其中第五种,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种,就是用AI3D等科技手段将同一领域不同名人的生活场景,如文学家俱乐部、戏曲表演艺术家群等集中呈现出来,打造“科技+文化”的生活展示馆。他认为第五种类型是现在也是未来努力的方向:历史和人文加起来才是风貌,否则就只是一个封闭的物理空间。

        上海市房产经济学会主任田汉雄分享了他对历史保护建筑修缮工程的理解。在他看来,上海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目前正面临三大问题,分别是年份过长、使用过度和长期失管失修。许多设计使用时限仅为四十五年的老房子,已经用了将近八九十年了,公房转租、群租、肆意拆隔的现象严重,私房无力维修,政府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期望与私人住户意愿难以达成共识,这些都是客观存在且亟待解决的难题。他还分享了国外优秀历史建筑保护的方法,针对不同级别的建筑有不同的维修政策,并提出了未来的新思路,新的资金产权政策、个人及企业税收的减免政策以及新工艺新技术的发展将共同推动老建筑保护工作走上正轨。

       发掘城市空间的阅读功能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万勇从“读图时代”、“快餐文化”、“街区认知”与“记忆留存”等四个维度系统阐述了建设阅读性街区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提出要打造全数据的街区记忆服务平台,忠实记录时、空、人的变与不变。他认为,历史街区的记忆可以阅读,因为街区的成长历史是有其基因的,空间也是有密码的,功能布局也是有其内在逻辑和规律性的。所以能够阅读街区,也就让人能够认知城市,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街区阅读有以下几种:一是系统性的街区阅读,二是图志,以图片和文字表达,图为主,文字为辅配合图形;三是驿站性的人文空间场所;四是全数据的历史场景再现;五是线上线下的人文地理信息系统;六是符号化的历史人文元素的呈现与植入。

       都市红色记忆如何留存

       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姚霏对于徐汇区红色历史纪念地的内涵、特征和开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要把红色文化作为徐汇区文化方面的鲜亮名片,实际不是简单地把承载的房子修缮号,保护好。更多的是要把故事讲好,把红色记忆,红色故事对外推介宣讲出去。徐汇的红色文化有两张名片很重要,一是龙华烈士陵园,龙华相比较南京离雨花台,渣滓洞红岩等革命殉难地的,故事有多,层次更高、意义更大。中共中央有很多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等等许多人都是在龙华慷慨就义的;二是宋庆龄纪念馆,真正从上海走出的海派红色人物是很少的。宋宋庆龄作为上海海派红色文化的代表是非常典型的。建议徐汇区把红色文化和红色文艺真正地结合在一起,把音乐、文学、绘画等方面的红色文艺和红色文化相结合起来。李白的秘密电台在徐汇区长乐路、建国西路都有电台据点,而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者聂耳的故居也在徐汇,完全可以用文艺的形式讲好这些红色故事。  

来源:《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思想界”,2019年8月23日   https://wap.peopleapp.com/rmh/206967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