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屏选秀的文化分析

发布日期: 2007-03-18      浏览次数: 2938  


荧屏选秀的文化分析

杨剑龙

近年来,由于湖南卫视超女的轰动,引起国内荧屏选秀愈演愈烈,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我型我秀,江苏台的震撼一条龙雪碧音乐季,中央电视台的梦想中国星光大道,浙江卫视

彩铃唱作先锋大赛,安徽卫视的超级猫人主持秀,湖南卫视的闪亮新主播,星空卫视的星空舞状元,重庆卫视的第一次心动等等,选秀活动花样百出,你未唱罢我登场,唱唱跳跳、哭哭笑笑、热热闹闹。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吴宗宪批评说:现在内地的选秀太多了,太滥了,到处都在选。那么,应该如何看待当下的荧屏选秀?

荧屏选秀的文化背景

荧屏选秀是市场经济发展中电视台追求收视率的策略。新世纪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电视台将求生存求发展置于首位,追求收视率、扩大节目影响、赢得市场份额成为各电视台的重点,以致于各电视台纷纷削减了文化类的栏目,加强了社会性娱乐性的节目,在市场竞争中追求收视率。阿兰·斯威伍德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收视率与经济利益之间的关联:很显然,发行量的大小或收视率的高低,其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因为广告费率的计算与它们是成正比的,其结果就是造成敌对报纸与杂志及电视台的无边竞争,恶性的相互较量,使得媒介内容趋同,市场上迅即出现了一大堆企图追寻商业成功之产品,而文化媒介之兴起,其最主要的功能,变成了满足赤裸的经济利益。(阿兰·斯威伍德著、冯健三译《大众文化的神话》,三联书店20034月版)因模仿美国偶像节目而获得成功的超级女声,使湖南卫视在全国的收视份额上升了20%,并连续20个月排名全国省级卫视台收视冠军,其总决赛的广告达到了每1511.25万元的天价。这导致了各电视台纷纷上演各种相类似的荧屏选秀节目,甚至出现了四大热门选秀节目都自称收视冠军的奇特现象。

荧屏选秀是大众文化流行中群众性娱乐狂欢化的形式。新世纪以来,大众文化的流行成为突出的社会现象,在躲避崇高中追求享乐,在抵御训诫中突出自我,在迷恋世俗中寻求娱乐,在社会不断物欲化的过程中,呈现出群众性娱乐狂欢化的倾向,因特网、电子游戏等满足了一部分人自娱自乐的欲望,荧屏选秀正迎合了大众娱乐的倾向。加塞特在《群众的反叛》中说:大众已经决定要走上社会生活的舞台,盘踞空间,并且搬弄道具、分享以前为少数人专擅的娱悦之情,其结果也就不言而喻,就是大众将要支配政局了。荧屏选秀正是满足了这种反叛,以往少数人专擅的舞台、屏幕,已成为大众娱乐的场所。草根招牌下简易的报名手续和低廉的报名费用,以及平民化的想唱就唱我型我秀的口号,使诸多少男少女走上舞台荧屏,我行我素怪招百出,也让诸多观众激情洋溢如痴如醉。超女走红的名利双收,也诱惑着人们纷纷投身荧屏选秀之中。

荧屏选秀是社会资本推波助澜获得赢利的结果。电视台的生存与发展与社会资本的投入密切相关。超女的轰动使投资的蒙牛乳业获益不少,其以2800万元买断超女冠名权,去年上半年获得的纯利润高达2.4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4%。这也使众多社会资本看好并投资荧屏选秀,可观的广告资助促进了选秀的兴盛,形成了对于荧屏选秀的推波助澜作用,其中最突出的是短信投票之招。据说在超女决赛的当夜,仅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收到的短信投票就足有800多万条,给湖南卫视和中国电信带来了滚滚财源,超女也就成了主办方的财女。在荧屏选秀过程中,资本有效地流通了,使投资者获得了更多的经济赢利。为超女动辄百万的短信量所吸引,各大选秀赛均流行短信投票,甚至有的选秀节目规定一名观众最多能为一名选手投18票,在主持人的煽情吆喝中,选手们的PK竞争中,粉丝团的如痴如醉中,随着短信投票的急速上升,不尽财源滚滚而来。

警惕荧屏选秀变得可怜而贫困

荧屏选秀说到底是大众化娱乐性节目,它是市场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对于丰富群众的业余生活、拓展电视台的发展空间等方面,都有着相当的意义和价值。但是,目前层出不穷的荧屏选秀存在着一些值得警惕与改进的方面:

1、在盲目追求收视率中,荧屏选秀在克隆中大同小异。这是一个克隆的时代,有人指出超级女声是拷贝了美国偶像,而美国偶像又是抄袭了英国的流行偶像。随着超级女声的走红,层出不穷的荧屏选秀节目都有着克隆的色彩,海选、PK、零门槛、短信投票,大同小异。加油!好男儿超级男生的路子,从评选范围到比赛模式,都与超级女声非常类似。选手表演、评委打分、短信投票,成为荧屏选秀的常用路子;主持人声嘶力竭,选手们花样百出,粉丝们激情洋溢,成为荧屏选秀的基本场景;克隆模仿大同小异,哭哭笑笑缺乏原创,唱唱跳跳缺乏个性,使荧屏选秀呈现出雷同化的倾向。

2、在群众性娱乐狂欢中,荧屏选秀呈现出低俗化倾向。荧屏选秀是一种大众文化的表现,理查德·汉密尔顿认为大众文化具有流行(为大量受众而存在)、转瞬即逝、唾手可得、成本低廉、大量生产、主要以年轻人为诉求对象、诙谐而带点诘慧、撩拨性欲、玩弄花招而显得俏皮、浮夸、足以带来大笔生意等十一项特质。大众文化的这种俏皮浮夸,使荧屏选秀中明显具有低俗化倾向,卖乖露丑成为选秀中突出现象;唱歌走调、动作怪诞的歌手,却在我型我秀里一路高歌猛进;选手说谎话、说脏话被挂在网上;有关选手的恶劣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在煽情式的主持中,让选手们出尽洋相泪眼迷离,在有的评委恶语相加的评点中,也使选秀呈现出可资议论和低俗化的色彩,使其沦为一种引导文化趣味降低的节目。

3、在社会资本觊觎投入中,表现出娱乐产业的盲目性。荧屏选秀的热播,形成了商家与电视台的双赢,但是却表现出目前我们娱乐产业的盲目性。随着社会物质的不断丰富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追求休闲渴望娱乐成为一种社会倾向。娱乐产业具有很大的市场与辉煌的前景。但是,当下我们的娱乐产业尚不成熟,既缺乏对于市场的调查分析,又缺少对于产业前景的规划,一哄而上盲目跟风,使得这类选秀节目呈现出随意性、无根性,在商家对于荧屏选秀的热衷里,可以看出大众文化产品市场利益的唾手可得。

霍克海默在《艺术与大众文化》中指出:大众文化是一种可怜而贫困的美学产品,它们并不想、也从来不把人当作主动而知道反省的,大众文化的产品只把人当作是被动而易受操弄与控制的。就在大众媒介营造出来的奇幻世界中,文化与娱乐混为一体:大众艺术是盲目的,沉溺于奇思幻想之中,任何正常的人都要为此而深觉沮丧,大众文化所教育者无他,就是让大众谦卑顺服而已。虽然,霍克海默对于大众文化的批评有过于苛刻之处,但是仍然值得我们警醒。作为大众文化的荧屏选秀应该注重独特个性,应该尽量避免低俗化倾向,应该摆脱娱乐产业的盲目性,力戒成为一种可怜而贫困的美学产品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光明日报》2006-10-22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      上海高校都市文化E-研究院
登录